正文部分

第三章婴儿的双眼(4/84)

玛索吉是名年轻的学徒,对于学习魔法的生涯来说,他现在不过是名扫地的清洁工。他靠着扫把看着艾顿。迪佛走近塔中最高的房间。玛索吉感到十分同情这个家伙,因为他必须面对无面者。不过,玛索吉也知道艾顿和无面者之间冲突的灿烂烟火将会值得一看。他继续扫地,用扫把当作借口,继续靠近房间的门外。“你要求我来这里,无面者大师,“艾顿。迪佛再度说,一只手遮在面前,试图遮档房间中三根蜡烛刺眼的烛光。无面者弯着腰,一路背对着年轻的艾顿。法师提醒自己,这要处理得干净利落。不过,他知道,现在准备的这个咒文将会在艾顿来得及知道家族的命运之前就把他彻底毁灭,无法照着狄宁最后的指示。有太多的风险了,最好小心行事。“您……“艾顿又再度开口,但随即又鲁莽地收回这句话,开始理清眼前的处境。在一天的课程开始前就被叫来大师的房间实在很不寻常。当艾顿一接到这召唤的时候,他很害怕自己在某项课程上没有达到标准。在术士学校中这会是个要命的错误。艾顿已经快要毕业了,但一个大师的怒气就足以把这一切逆转。他在无面者的课程中一向表现得很好,甚至相信这个神秘的大师对他有所偏爱。这次的会面是否可能只是恭贺他即将毕业的客套?艾顿撇开自己内心的希望,知道这不太可能。黑暗精灵学院的大师们极少会跟学生客套。艾顿接着听见大师低声吟唱咒文的声音,并且注意到大师正要施展法术。有什么东西让他觉得非常不对劲,眼前的这一切都不符合学院中的所有惯例和准则。艾顿双脚站稳,肌肉紧绷,完全照着一句深入学院中每一名学生心中的铭言,也是让在这个彻底专注于混乱浑沌中的社会成员能够生存下来的座右铭:做好准备。门在玛索吉的眼前炸了开来,让他重重地撞上背后的墙壁,洒了他一头一脸的石屑。当他看见艾顿。迪佛挣扎着奔出房间时,觉得即使肩膀上又多了一块黑青,这画面也值得他大费周章。那学生的背后和左手臂飘着阵阵青烟,脸上满是恐惧和惊吓的表情是玛索吉有生以来看过最恶心的表情。艾顿踉跄地奔跑着,拼了命想要尽量拉开和大师间的距离。当他好不容易终于转过转角,踏准下一层的时候,无面者正好出现在破碎的门边。大师暂停脚步诅咒着自己的失误,开始思索要怎么要更换这扇门。“扫干净!“他对正把手倚在扫把柄顶端,把下巴舒服地放在其上的玛索吉大吼道。玛索吉乖乖地拿着扫把,开始清扫石头的碎屑。不过,当无面者走过他身边一段距离之后,他立刻小心翼翼地跟在大师的后面。艾顿是一定逃不掉了,这场精彩的表演可绝对不能错过。第三间房间,也就是无面者的私人图书馆,是塔中最亮的一间图书室,两边的墙壁上插着数十根的蜡烛。“该死的光亮!“艾顿诅咒道。他蹒跚地穿越这炫目的光芒,想要走到大师的会客室,也是最底层的房间去。如果他能够逃离这座子塔,甚至走出卫士学校到广场上,也许这一切的情况反而会变得对大师不利。艾顿的世界依旧是永夜的魔索布莱城,但是经过在塔中日夜的研究之后预测推荐,无面者已经习惯了在烛光下视物预测推荐,不再惯于热影像的世界。会客室中挤满了椅子和箱子预测推荐,不过由于只有一根蜡烛,艾顿可以看得很清楚,因此轻易地闪过了这许多障碍物。他冲向门口,握住沉重的门把。门把一转就开了,但是当艾顿想要挤出去的时候,一阵蓝白色的能量波把他给撞回房间内。“这个该死的地方,“艾顿咒骂道。大门被魔法封印住了。他知道一个解开封印的咒文,但是怀疑自己有没有足够的力量可以抵销大师所施展的法术。而且,在恐惧和匆忙之中,脑海中的这个咒文已经变成不知所云的杂乱文字。“不要跑,迪佛小弟,“无面者的声音从前一个房间传过来。“你这样只不过是让自己受苦的时间延长而已!““去你妈的,“艾顿压抑着呼吸说。艾顿已经完全忘记了那法术,恐怕他也不会即时出现在他脑海中。他打量着四下的环境,想要找到解决之道。他的双眼在边墙上找到了一个不寻常的地方,那是两个大柜子之间的空隙。艾顿往后退了几步,想要找个更好的角度,却发现自己出现在一个奇怪的空间中;他同时在那里看见了光和热的影像。他只能够判断出这块区域在热光谱中显示为相同的温度,却又和附近的石墙有些微微的不同。另一扇门?艾顿只能希望他的猜测正确。他冲回房间的中央,正对着那样物品,强迫自己的视觉从红外线转变到可见光的世界。随着他目光的适应,出现在眼前的景象让年轻的艾顿吃了一惊,而且不知所措。他看见的不是门,也不是另一个房间的景象。出现在那里的是他自己的影像,和房间中一部份的景物。在过去的五十五年短暂的生命中,艾顿从来没看过这样的奇观,但是他曾经听过术士学校中的大师们提过这样的装饰。这是面镜子。上层房间中传来的声响提醒了艾顿,无面者几乎已经要到这里了。他没有时间仔细思索自己的决定。他低下头,冲向镜子。也许这是通往城中另外区域的传送门,也许只是通往另外一个房间的门。或者,在这绝望的几秒钟,艾顿大胆想像,这可能是扇通往另外一个空间与时间的空间门!当他越来越靠近那装置的时候,渐渐感觉到体内冒险的血液在呼唤着他。然后,他只感觉到猛烈的撞击、破碎的玻璃,以及那后面纹风不动的石墙。也许这只是面镜子。“看看他的眼睛,“维尔娜在察看杜垩登家族最新的成员时,低声对玛雅说。那婴儿的眼睛的确与众不同。虽然那个小孩才不过离开母体不到一个小时,他的双眸已经开始灵活地四下转动。虽然那双眼睛显示出夜视能力所特有的红色,但那熟悉的血红却染上了蓝色的阴影,让它们成为特异的紫色。“瞎了吗?“玛雅担心道!“也许我们还是要把这个小孩献给蜘蛛神后。“布里莎期待地看着她们,黑暗精灵可不容许生理有缺陷的小孩浪费食粮。“没有瞎,“维尔娜将手指在婴孩面前晃动,对姐妹们投以愤怒的眼神。“他注视着我的手指。“玛雅明白维尔娜说的是实话。她靠近婴儿,研究他的脸孔和那对奇怪的双眸。“你到底看见了什么,崔斯特。杜垩登?“她柔声问;这可不是因为体贴小孩, 北京赛车pk10官方投注平台而是怕吵醒正在蜘蛛圣像顶端椅子上休息的母亲。“你到底看见了什么我们看不见的东西?“艾顿躯体下玻璃不断地碎裂开来, pk10倍投方案当他试着要站起身的时候, 北京赛车pk10官网投注平台又在他身上割出更深的伤口来。这有什么关系?他想。“我的镜子!“他听见无面者的哀嚎, 北京pk10正规投注网站抬头看见气愤的大师俯瞰着他。在艾顿的眼中,他是多么的高大!充满了力量和魔力,完全遮挡住这个小空间中的烛光。在他的受害者眼中,光是他的身影就足以造成扩大十倍的幻象。接着艾顿感觉到一种黏黏的物质流泄到他身上,蛛网随即黏着在两边的檐子上、墙壁上和艾顿身上。小艾顿试着要滚开来,但是无面者的法术很快就将他困住,让他仿佛成为蛛网上一只无助的小苍蝇。“先是我的门,“无面者皱眉对他说,“现在又是这个,我的镜子!你知道我为了要弄到这稀有的装置花了多少功夫吗?“艾顿的头左右乱转,不是为了回答对方的问题,而是为了不让脸也沾上那恶心的东西。“你为什么不肯乖乖地站好,让我把事情做完?“无面者非常厌恶地大吼道。“为什么?“艾顿从薄削的嘴唇中挤出几个字,边把沾到唇边的蛛网吐出。“你为什么想杀我?““因为你弄破了我的镜子!“无面者吼道。当然,这一点道理都没有,镜子是在对方先发动攻击之后才破掉的。不过,艾顿想,对大师来说不需要有任何的理由。艾顿知道他的希望十分渺茫,但是他继续试图说服敌人。“你知道我的家族,迪佛家族,“他骄傲地说,“城中的第四家族。吉娜菲主母不会高兴的。高阶祭司一向都可以查出背后的真相!““迪佛家族?“无面者哄然大笑。也许狄宁。杜垩登要求的折磨现在可以插队进来了。艾顿竟然胆敢打破他的镜子!“排名第四!“艾顿勉力说。“愚蠢的小孩,“无面者沙哑地笑道。“迪佛家族已经不存在了。不是排名第四,也不是五十四,什么都不是。“艾顿全身一软,不过蛛网依旧让他站得挺直。大师在胡说些什么?“他们都死光了,“无面者继续道。“吉娜菲主母终于可以和罗丝女神面对面了!“艾顿的恐惧表情让丑陋的大师感到十分满意。“全死光了,“他再度吼叫道。“除了可怜的艾顿,必须活下来听完家族的悲惨命运。这一切都将划下一个句点,“无面者举起手,准备施展法术。“是谁?“艾顿大喊。无面者停了下来,似乎不了解这个问题。“是哪个家族干的?“注定送命的学生坚持追问。“是哪个家族的阴谋扳倒了迪佛家族?““啊,我应该告诉你,“无面者回答道,很明显的在慢慢享受这情境。“我想在你和老朋友在阴间见面之前应该有资格知道这件事。“曾经是嘴的那道裂口微微牵动,似乎代表着笑容。“但是你打破了我的镜子!“大师低吼道。“死吧,你这个愚蠢的家伙!自己去问答案吧!“无面者的胸口突然一动,全身开始颤抖,用一种无法理解的口音咒骂着。眼前的大师到底在准备什么样的魔法,在艾顿的耳中听来咒语竟然不知所云,邪恶的力量竟然会让施法者的身躯不听话的颤抖?无面者接着倒了下来,呼出最后一口气。艾顿震惊地打量着法师,发现在他的背后露出一支短镖的尾端。艾顿看着这淬毒的兵器依旧因为刚刚的撞击而不断地摇晃着,最后他的目光扫视到房间中央,那名年轻的扫地工正站着的地方。“不错的武器吧,预测推荐无面者!“玛索吉大吼着,手中转动着一柄双手使用的十字弓。他对艾顿露出邪恶的笑容,开始装上另一枚短缥。马烈丝主母挣扎着把自己从椅子上撑了起来,勉力站起身。“滚开“她对女儿们大吼。玛雅和维尔娜连忙从蜘蛛圣像和婴儿前面让开。“看看他的眼睛,主母大人,“维尔娜大胆地补上一句。“它们看起来很不寻常。“马烈丝主母研究着那婴儿。一切看起来都还算正常。这也是件好事,杜垩登家族能干的长子诺梵刚死,这个小孩崔斯特将会必须非常努力才能够弥补他所留下的空缺。“他的双眼,“维尔娜说。主母恶毒地瞪了她一眼,然后吃力地弯下腰去看看到底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紫色?“马烈丝惊讶地说。她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样的事情。“他没有瞎,“注意到母亲脸上露出不悦的表情,玛雅很快地插嘴道。“拿起那根蜡烛,‘冯烈丝主母命令道。“让我们看看这双眼睛在普通的光亮下看起来是什么样的。“玛雅和维尔娜反射性地走向圣柜,但布里莎阻止了她们。“只有高阶祭司可以碰圣物。“她提醒的音调中带着威胁的口气。她鬼脸般地转过身,伸手进柜子中,拿出用了一半的红蜡烛。牧师们遮住眼睛,马烈丝主母小心地用手遮住婴儿的面孔,让布里莎点燃圣烛。它只有制造出一小点火光,但是在黑暗精灵的眼中这是十分刺眼的光芒。“拿过来,“在调适了几分钟之后,马烈丝主母说。布里莎把蜡烛拿近崔斯特,马烈丝慢慢将手移开。“他没有哭,“布里莎惊讶于这个婴儿可以静静地接受这么刺眼的光芒。“还是紫色,“主母低声说,对她女儿的嘀咕置之不顾。“在两个世界中,这小孩的眼睛都是紫色的。“当维尔娜再度看着她幼小的弟弟和惊人的淡紫色眼眸时,忍不住吃了一惊。“他是你的弟弟,“马烈丝主母将维尔娜的吃惊当作将来情况的线索。“当他年纪稍长,那对紫色的眼眸依旧锐利的瞪视着你时,请记得,他一生一世都是你的兄弟。“维尔娜转过身,差点脱口而出一句会让她后悔的回答。马烈丝主母和杜垩登家族士兵间的关系和其他与家族之间的风流韵事也几乎是魔索布莱城中的传奇。她又怎么有资格教导她该怎么样做才好?维尔娜咬着下唇,希望布里莎或马烈丝在这个时候不会刚好在读她的心。在魔索布莱城中,想到这种有关高阶祭司的流言,不管是不是真的,都会让你被痛苦的处死。她母亲的双眼眯了起来,维尔娜以为自己被发现了。“他是你的责任,“马烈丝主母说。“玛雅更年轻,“维尔娜大胆地抗议道。“如果我可以继续学习,只要再几年的时间,我就有机会可以晋升到高阶祭司的位置。““你也可能永远都没有机会,“主母严厉地提醒她。“把这个孩子带到神堂去。让他沐浴在女神的圣言中,并且教导他所有在杜垩登家族中担任王子见习生必须知道的事情。““我会照顾他,“布里莎自告奋勇地说,手下意识地移往腰间的鞭子。“我实在很喜欢教导那些男性在这世界上的地位。“马烈丝瞪着她。“你是名高阶祭司。你有其它比教导男孩更重要的责任要去完成。“接着,她对维尔娜说,“这个婴儿是你的了;不要让我失望!你教导崔斯特的课程将会让你更了解我们的生活方式。你担任‘保母‘的练习也会帮助你更接近高阶祭司的地位。“她给维尔娜一点时间以正面的角度看这个任务,接着语调一转,话声中又带着明显的威胁语气。“这可以帮助你,但这也一定可以摧毁你,“维尔娜叹了口气,不敢把自己内心的想法讲出口。马烈丝生母丢在她肩上的责任至少会占去宝贵的十年时间。维尔娜不喜欢这个责任,她必须要和这个紫眼的小孩待在一起十年的时间。不过,另外的选择,也就是马烈丝。杜垩登主母的怒气,恐怕坏得多了。艾顿把另外一段蛛网从嘴边吹开。“你只不过是个男孩,一名学徒,“他结巴地说。“你为什么会——?““杀死他?“玛索吉替他说完。“我可不是为了要救你。“他对着无面者的尸体吐口水。“看看我,我是第六家族的王子,现在竟然是这个该死的家伙的仆人——““赫耐特,“艾顿插嘴。“赫耐特是第六家族。“较年轻的卓尔精灵将手指放到弯曲的唇边。“等等,“他用渐渐浮现的笑容回答,一个嘲讽的邪恶笑容。“我们现在应该是第五家族了,因为迪佛家族已经被灭门了。““还没!“艾顿低吼道。“暂时而已,“玛索吉向他保证,手指摸弄着十字弓。艾顿更是感觉到全身无力地陷在蛛网中。被大师杀死已经够糟糕了,但是被小孩子杀死的羞辱……“我想我应该感谢你,“玛索吉说。“我已经花了很多时间策划如何除掉这个家伙。““为什么?“艾顿追问着他的新玩弄者。“只是为了你的家族安排你当他的仆人,你就胆敢杀害术士学校的大师?““因为他会让我退学!“玛索吉大喊道。“我伺候了那个烂货整整四年。擦他的鞋子,为他嘿心的鬼脸准备药膏!这样够了吗?那个家伙永远不会满足。“他又对那尸体吐了口口水,仿佛只是在跟自己讲话。“对魔法有天份的贵族子弟拥有特权,可以在及龄进入术上学校之前先担任学徒进行实习。““当然,“艾顿说。“我自己就曾经在——““他只想要让我无法进入术士学校!“玛索吉咕哝着,完全不理艾顿。“他会强迫我进入格斗武塔,也就是战士的学校。战士学校!我的二十五岁生日只剩两个礼拜。“玛索吉格起头,仿佛突然间记起来房间里不只一个人。“我知道我得要杀死他,“他继续道,现在才是对艾顿说话。“然后你出现了,让这一切都变得十分轻松。学生和大师在战斗中彼此互相残杀?这以前就发生过。谁会怀疑这一点?我想,我其实应该感谢你,不值一提家族的艾顿。迪佛,“玛索吉深深一鞠躬。“在我杀死你之前。““等等!“艾顿大喊道。“杀了我有什么好处?““不在场证明。““但是你已经有了不在场证明,我们可以把它更强化!““解释给我听,“玛索吉事实上也不急于这一时。无面者是个高等级的法师,蛛网不会那么快消失的。“释放我,“艾顿认直一地说。“难道你真的和无面者所认为的一样愚蠢吗?“艾顿只能接受这污辱,毕竟十字弓在那孩子手上。“释放我,好让我可以假冒无面者的身份,“他解释道。“大师的死亡将会造成怀疑,但是,如果没有人知道有大师死掉了……““这怎么办?“玛索吉踢着尸体说。“烧烂它,“艾顿急中生智的计划现在终于成形了。“让它变成艾顿。迪佛的尸体。迪佛家族已经被抹消了,不会有人复仇,不会有人质疑。“玛索吉看起来有些怀疑。“无面者基本上是个闭门不出的隐土,“艾顿说明道。“我已经快要毕业了,在三十年的学习之后,我一定可以胜任简单的教学工作。““那我有什么好处?“艾顿张大了嘴,几乎让自己被蛛网包住,仿佛答案明显的不需要多此一举。“术士学校里面有名大师可以担任你的导师。这可以让你轻松地完成数十年的学业。““他也是只要一有机会就可以指证某个年轻人早年犯上错误的人,“玛索吉狡诈地说。“可是我有什么好处呢?“艾顿辩解道。“激怒第五家族赫奈特,而我背后又没有家族的支持?不,年轻的玛索吉,我并不像无面者所认为的那么蠢。“玛索吉用长而尖的指甲敲着牙齿,考虑着这个可能性。在术士学校的大师中有一名盟友?这的确值得考虑。另外一个想法溜进了玛索吉的脑袋,让他开始搜索着艾顿身边的柜子。当艾顿听见陶瓷和玻璃瓶子碰撞的声音时,他不禁感到牙龈发酸。一想到这些药材,甚至已经完成的药剂可能被这个学徒的粗心大意给摧毁掉,艾顿就不禁觉得搞不好,格斗武塔比较适合这个家伙。一段时间之后,年轻的黑暗精灵又再度出现了,艾顿记起来自己实在没有什么教训人的资格。“这是我的,“玛索吉让艾顿看着他手中的一个小小黑色物品。那是一个无比精细的玛瑙雕像,是一个正在狩猎的黑豹。“这是一个低层界的妖物为了感谢我的帮助而给我的礼物。““你帮助过那种妖物?“艾顿实在忍不住要问,因为他非常难以相信一个小小的学徒拥有能力活着和这样强大、难以遇料的生物打交道,更别提什么帮助了。“无面者——“玛索吉又踢了那尸体一下,“把所有的功劳和这座雕像都抢走了,但是它们都是我的!当然,此地的其它东西都可以给你。我知道大多数上面所附着的魔法,我会告诉你哪些有什么用处。“艾顿对于自己终于有希望可以活过这恐怖的一天感到庆幸,此刻实在没有心情管这个雕像。他只想要脱离这些蛛网,搞清楚自己的家族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突然,玛索吉这个让人难以理解的年轻黑暗精灵一转身离开了这个房间。“你要去哪里?“艾顿问道。“去找强酸。““强酸?“艾顿强自压抑着自己的慌乱,不过他依稀可以猜到玛索吉要做些什么。“你想要伪装得像,对吧?“玛索吉理所当然地解释道。“否则,就不算什么伪装了嘛。我们应该要好好利用这个蛛网还完好的时候,它可以让你不会随便乱动。““不要,“艾顿开口抗议,但玛素吉飞快地绕过他,脸上挂着邪恶的微笑。“这看起来会有点痛苦,然后还会很麻烦,“玛京吉承认道。“你没有家族的后援,在术士学校中也找不到其他的盟友,因为其他的大师也都讨厌无面者。“他拿出十字弓,瞄准艾顿的眼睛,装上另外一枚淬毒的短镖。“也许你宁愿死掉。““快去拿强酸!“艾顿大喊道。“为什么?“玛索吉挥舞着十字弓嘲弄他。“你活下去有什么目的吗?不值一提家族的艾顿。迪怫?““复仇,“艾顿轻蔑他说,他声音中强烈的怒气让玛索吉汗毛直立。“你现在还没有学到,不过你以后会的,我年轻的学生。人的一生中没有比复仇的渴望更强烈的动力了!“玛索吉放下十字弓,用尊敬,几乎有些恐惧的眼光看着被困在蛛网中的黑暗精灵。不过,稍后这名年轻的学徒才会明了艾顿的决心;因为,艾顿这次又带着渴望的笑容重复了一次,“去把强酸拿过来。“

  原标题:决策分析:再也坐不住了?这一国家斥巨资储备原油 美元刚刚急跌、黄金反弹再度逼近1690

,,安徽11选5

Powered by 吉林快3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