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部分

第一章魔索布莱城(2/84)

对地表的居民来说,这名黑暗精灵可以在几尺之外走过,丝毫不被侦测到。他跨下的蜥蜴坐骑四蹄配着肉垫,脚步无声无息。手工完美,嵌镶的天衣无缝的锁于甲挂在骑士和坐骑的身上,密合得满水不漏,跟随着他们的一切行动弯曲折合,仿佛是他们的第二层皮肤。狄宁的蜥蜴用轻松、快速的脚步前进着。无声地踏在破碎的地板、墙壁,甚至是漫长隧道的天花板上。地底蜥蜴藉着他们三趾黏足的帮助,可以像蜘蛛一样飞檐走壁,也因此成为众人喜爱的坐骑。在光明的地表世界里,踏过坚硬的地面并不会留下该死的足迹,但是,几乎所有幽暗地域的生物都拥有夜视能力,能够以红外线观察这个世界。旅行者如果照着可以预料的路线前进,许多生物可以轻易地追寻他们所留下来的温度异常现象。狄宁双膝用力地夹住鞍具,指挥着蜥蜴越过穴顶,接着跳到墙壁上的另外一个落脚处。狄宁可不想被人跟踪。没有任何的光芒引导他,因为他根本不需要。他是一名肌肤乌黑的黑暗精灵,是那些在地面森林中,耀眼星光下舞蹈的精灵们的血亲。在狄宁锐利的双眼中,温度细微的差异都被转换成鲜明、生动的影像,幽暗地域也不再是黑暗无光的世界。光谱上的所有色彩在他面前的石墙和地板上跳跃,显示出隐藏的矿脉或是地下水脉。生物的热影像是最为清晰的,让黑暗精灵观看敌人就如同地表居民在大白天视物一样的纤毫毕现。在正常的情况下,狄宁不会单独离开城市。即使对黑暗精灵来说,幽暗地域也不是一个适合单独探索的地方。不过,今天的情况不一样。狄宁必须要确定没有任何不友善的黑暗精灵跟踪他的足迹。在一扇精雕细琢的拱门之后闪着柔和的魔光,这让秋宁知道自己已经靠近了城市的入口,所以将蜥蜴的步子慢了下来。很少人会使用这条通往提尔。布里契狭窄的隧道,因为魔索布莱城北方的这个区域是专属于学院的。除了牧师和武技师之外,没有人可以通过这里而不引起怀疑的。每当狄宁来到这里的时候,他总会不由自主地感到紧张。在通往魔索布莱城巨大洞穴的数百条隧道当中,这是防卫最严密的一条。在拱门之后,两个巨大的蜘蛛静静地守卫此处。如果有任何的敌人通过,蜘蛛将会活动起来,并且攻击敌人,而整个学院区域也会响起警报。狄宁离开蜥蜴的背,让它舒适地站在与他胸部同高的洞壁上。他伸手进魔斗篷的领口中,掏出了挂在脖子上的颈袋。狄宁从颈袋中掏出了杜垩登家族的家徽,那是一只蜘蛛,蜘蛛的八只脚上各拿着不同的武器,背部隽刻着dn两字,这是杜垩登家族古老,正式的家号德蒙。纳更斯巴农的简写。“你在这边等我回来。“狄宁在蜥蜴面前挥动家徽,同时耳语道。和其它的家族一样,杜垩登家族的家徽上附有特别的咒文,其中一种可以让家族成员对家畜有绝对的控制权。蜥蜴将会忠实地服从这个指令,四蹄仿佛生了根一样的坚守岗位,即使它最爱吃的疾鼠就在它的大嘴前打盹也无法让它动摇分毫。狄宁深吸一口气,小心翼翼地踏进拱门。他注意到两只蜘蛛从十五尺的高度向他望来。狄宁是居住在城中的黑暗精灵,不是敌人,可以不受任何干扰的通过其它的隧道,但学院是个难以预料的地方;狄宁听说这两只又蜘蛛往往会的暴地拒绝那些未受邀请的黑暗精灵。狄宁提醒自己,现在可不能被恐惧和谣言所拖累。这次的任务对于家族的战略来说是最重要的一环。他双眼直机前方,故意忽略巨大的蜘蛛,踏入了提尔。布里契。狄宁往侧边一闪,想要先确定是否附近有可疑的人物,再来就是为了俯瞰魔索布莱城的景色。不管是不是黑暗精灵,从这个角度欣赏这座城市,都一定会赞叹不已。提尔。市里契这个两里高的洞穴中的最高点新闻资讯,可以鸟瞰整座魔索布莱城。学院的校区并不大新闻资讯,组成学院的只有一座建筑:蜘蛛教院新闻资讯,罗斯女神蜘蛛形状的传道所;术士学院,外型优雅,拥有许多高耸尖塔,法师们研究、进修的地方,格斗武塔,十分朴实的金字塔型建筑物,男性战士们在此学习他们的行当。在提尔布里契之下,一通过了标示入口的无数高耸石笋群之后,地面的高度迅速下降并且扩展开来,整个范围远远超过秋宁锐利的目光所及的区域。在黑暗精灵敏锐的眼中,魔索布莱城更加多采多姿。由不同的温泉裂缝所喷射出来的热影像在整个洞穴中翻滚着。紫色和红色,亮黄色和含蓄的蓝色彼此交叉混合,攀爬上高墙以及石柱,或者单独在黑暗的岩石背景中流动。在红外线的视野中,强大魔法力集中的地方显得更为鲜明,刚刚狄宁经过的那对蜘蛛就闪着能量的光芒。最后才是城市中真正的照明,妖火照耀在庄园中特别打光的雕像上。黑暗精灵对他们自己美丽的创作感到十分自豪,特别华丽的石柱雕刻和雄伟的石像多半都会沐浴在永恒的魔光之中。即使从这个距离,狄宁也可以看见班瑞家族,魔索布莱城中的首席家族,他们拥有二十座巨大的钟乳五柱,以及同样壮观的十座石笋。班瑞家族从魔索布莱城奠基的时候就已经存在,已经有将近五千年的历史,在这段漫长的时间中,修饰家族艺品以求完美的努力从来没有松懈过。在幽暗地域中少见的烛光从某些屋子的窗户中流地出来。狄宁知道,只有牧师和法师会点蜡烛,因为这样他们才能够阅读宝贵的卷轴和书籍。这就是魔索布莱城,黑暗精灵的城市。两千名的黑暗精灵居住在这里,也是邪恶大军中两千名强悍的将士。当他想到今晚可能会有些将上死亡的时候,狄宁单薄的嘴唇上不禁滑过一抹笑容。狄宁仔细地观察着纳邦德尔时往,那是魔索布莱城正中央用来计时的巨大石柱。在这个没有季节昼夜的地方,这是黑暗精灵记录时光流逝的唯一方法。在一天结束的时候,城市指定的大法师将会在石柱底端施展他的魔火焰。这个法术在一整个循环,也就是等于地面一天的时间中都会有效。而火焰的温度将会治着时往慢慢往上扩展,直到整根时柱在红外线的视野中完全变成红色为止。现在咒文的效力已经消失了,整根石柱现在暗沉沉的。狄宁推论出来,现在那名法师甚至可能正在时柱底端,准备重新开始一整个循环。现在是午夜,约定的时刻。狄宁远离入口处的那对蜘蛛,悄悄地沿着提尔。布里契的外围行走,寻找墙壁上热纹中的阴影,以便有效隐藏自己身体所显承出来的热影像。最后,他终于到了术上学院,也就是法师们接受教育的场所。他立刻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溜进外墙和学院地基之间所沟成的暗巷中。“是学生还是大师?“预料之中的耳语声说。“在纳邦德尔时往的黑暗之下,只有大师才能够在提尔。布里契的室外走动。“狄宁回应道。一个穿着厚重长袍的身影绕过暗巷的转角,走到狄宁面前。这个陌生人保持着学院中大师的姿势,双臂外伸,手肘弯曲,双掌在胸前——下交叠。这个姿势是那人唯一正常的地方。“向你心请安,无面者。“他比出黑暗精灵的无声于语,这和开口说出的语言一样的详细。狄宁颤抖的手泄漏他内心的不安,因为这名法师让他神经紧绷得快要断掉。“杜垩登家族的次子,“法师同样用手势回应道。“你把酬劳带来了吗?““你会获得补偿的,“狄宁的手势强调道,这一波的怒气好不容易把恐惧给压制一下来。“你胆敢怀疑魔索布莱城排名第十的德蒙。纳夏斯巴农家族,马烈丝。杜垩登主母对你的承诺?“无面者往后退了一步, 天津11选5彩票网知道自己犯了错。“杜垩登家族的次子, 天津11选5彩票平台我向您道歉。“他单膝跪地, 天津11选5中奖查询表示认错让步。打从他参与这次的阴谋以来, 天津11选5官网这名法师就一直担心自己薄弱的耐心会让自己白白送命。他在一场魔法实验中发生了意外,这场悲剧把他所有的脸部轮廓都给融化了,只留下一团温热的白绿色黏稠物。马烈丝。杜垩登主母是这座庞大城市中据传最会制造灵药的人,她提供了一线无面者不想要错过的薄弱希望。狄宁冷漠的心对这名巫师丝毫没有同情,不过杜垩登家族需要这名法师。“你将会拿到你的处方,“狄宁冷静地承诺道,“在艾顿。迪佛身亡之后。““没问题,“法师同意道。“今晚吗?“狄宁双臂交叉,考虑着这个问题。马烈丝主母下令文领。迪怫应该在两家之间的战斗开始的时候就命丧黄泉。但是那景象对狄宁来说看起来太过清洁、太简单了。无面者注意到这名年轻的杜垩登成员红色的眼中突然闪动的光芒。“等到时柱的光芒升到顶端的时候,“狄宁回答道,双手兴奋地比着手势,愁眉苦脸的表情仿佛如同狰狞的笑容一般。“在他死前,要让这个命运已经走到尽头的家伙知道家族的下场吗?“法师从狄宁的表情猜到了他狰狞的目的。“当你给他致命一击的时候,“狄宁回答道。“剥夺艾顿。迪佛的一切希望。“狄宁唤回了坐骑,沿着隧道狂奔,找到了会让他从另外一边进入城市的岔路。他从巨大洞穴的东边,魔索布莱城的产业区进入城市;在这里没有其它的家族会注意到他曾经离开这座城,此地也只有几座简陋的石笋固定在平坦的地面上。狄宁胯下一用力,催促着坐骑沿着东尼加顿湖岸狂奔。这个城市专属的大池塘中有座长满苔鲜的小岛,上面畜养着作用和牛一样,中型大小的洛斯兽。几百名的地精和半兽人在持续进行着钓鱼或是放牧的工作,他们抬头注意到了这名黑暗精灵战士的迅疾步伐。不过,他们也知道自己身为奴隶的禁忌,不敢直视狄宁的目光。反正秋宁也没时间理他们,这个时候他正全心全意在赶路。当他又来到发光城堡之间的窄巷时,他更催促坐骑加快步伐朝着城市中央偏南的区域赶路。那里生长着许多巨大的蕈类,也是魔索布莱城中最美丽房屋的聚集处。当他盲目的一转弯之后,差点踩到成群漫游的四只熊地精。这些高大、多毛的地精生物暂停了片刻,打量着黑暗精灵,然后才故意慢慢地让开。狄宁知道,这些熊地精认得他是杜垩登家族的人。他是名由贵族,是高阶女祭司的子闹,他的姓氏杜玉登也正是家族的称号。在魔索布莱城的二万名黑暗精灵中,只有一千名左右是贵族,也就是认可的六十七个家族的直系血缘。其它的都只是平民战士。熊地精并不是愚蠢的生物。他们可以分辨平民与贵族,虽然卓尔精灵们并不会公开张扬自己的家做,但是狄宁耀眼白发蓄留的马尾也和他的黑色魔斗篷上显眼的紫色和红色纹路就已经明白地告诉他们眼前的人是谁。这次任务的急迫性让狄宁无暇他顾、但是他却无法忽略熊地精的怠慢。如果他是班瑞家族、或者是其它的八个执政家族的成员,他们让路的速度会有多快?他忍不住要想。“你很快就会学着要尊敬杜垩登家族!“黑暗精灵压低声音说,同时将蜥蜴掉转头,对准他们冲去。熊地精们开始逃命,转进一条满瓦砾和碎石的巷子。为了压制自己内心的怒焰,狄宁召唤出黑暗精灵与生俱来的能力。他召唤出一团可以阻挡红外线和普通光线的黑暗结界,丢在他们逃窜的路上。他认为这样引起他人的注目相当不智,但是一段时间之后,当他听见熊地精们盲目的撞击和咒骂声时,他觉得这其实是很值得的。在怒气平息下来之后,他又开始赶路,更小心地把路径保持在热气的阴影中。身为城中第十家族的成员,犹宁可以不受质问地在洞穴中自由行动。但是,马烈丝主母严格要求不能有任何和杜里家族有爪葛的人被发觉出现在这个空伞群中。马烈丝主母,狄宁的母亲不是~个可以忏逆的人。但是,这也只不过是某种形式的规定。在庞索布莱城中,有一个超越所有其它律法的规定:别被抓到。在蕈伞群的南边,不耐烦的黑暗精灵终于到了他的目的地。五个高耸,从洞顶到地面的石柱挖空成许多的房间,之间由金属或岩石的矮墙和桥梁所连接。发出红光的石像鬼,新闻资讯也就是这个家族的宋徽,从无数的城保上往下凝视,仿佛是沉默的哨兵。这就是迪佛家族,魔索布莱城排名第四的家族。高大的蕈类环绕着这整个区域,每五个之中就有一个是尖叫蕈,它们是一种有智慧的蕈类;正如其名,它们会在有任何生物靠近的时候发出刺耳的尖叫声。狄宁小心地保持距离,不想触发这些陷阱。同时,他也知道此地还有更多、更致命的结界守护着这座堡垒。马烈丝主母会料理这些问题的。预期之中的静默让这里的空气仿佛都凝结起来。魔索布莱城中几乎每个人都知道,迪佛家族的吉娜菲主母已经不再受蜘蛛神后罗丝的宠爱,而她才是所有家族力量背后真正的来源。黑暗精灵从不会公开讨论这种情况,但是每个人都预料地位较低的家族很快将会对发发可危的迪佛家族展开攻击。吉娜菲主母和她的家族将会是最后一个得知蜘蛛神后旨意的,这就是蜘蛛神后一向的残酷作风。狄宁只要看一眼,就可以知道这个倒媚的家族根本没有足够的时间竖立适当的防御工事。迪佛家族拥有将近四百名的士兵,许多的女性,但狄宁在城垛间看见的士兵许多张脸上都露出紧张和不安的神情。当狄宁想起自己的家族在马烈丝主母的诡诈的计谋带领下日益茁壮的时候,他的笑容变得更灿烂了。随着他的三名姐妹快速地接近高阶祭司的地位,他的兄弟又是已有所成的法师,而他的叔叔和克纳梵又是魔索布莱城中最强的武技长,正日夜不停地训练三百名精兵;杜至登家族拥有的是完整的战斗力量。而马烈丝主母和吉娜菲可不一样,她目前正是蜘蛛神后御一即的红人。“达蒙。纳夏斯巴农,“狄宁压低声音道,喃喃地念着杜垩登家族正式而古老的称呼。“魔索布莱城的第九家族!“他喜欢这句话。在城市的中央,越过了发出银光的阳台,进入洞穴西边二十尺高的拱门,此地聚集的是杜买登家族最重要的成员。他们聚集在此处是为了完成今晚的工作,作出完美的计划。在这个谒见室中高耸的台座上坐着的是德高望重的马烈丝主母,腹部因为即将生产而明显隆起。有荣幸能够站在她身边的是她的三名女儿,玛雅、维尔娜和刚获选为高阶女祭司的长女布里莎。玛雅和维尔娜看起来像是他们母亲的年轻版本,纤细,身材瘦小,体内却蕴藏着巨大的力量。布里莎却没有这家族的特征。以黑暗精灵的标准来看,她十分硕壮,肩膀和臀部都圆鼓鼓的。认识她的人都知道,这种体型不过是忠实反应了她的脾气;纤瘦的体格恐怕无法承担杜垩家族的这名新祭司的狂暴脾气。“狄宁应该很快就回来了,“锐森说,他是目前家族的侍父。“可以让我们知道攻击的时机是否已经到了。““我们在时往显示清晨的时候就立刻出发!“布里莎用她低沉却锐利的声音对他大吼。她转过身对母亲露出期待的微笑,希望能够因为让男人知道自己的地位而获得夸奖。“孩子今晚就要出生,“马烈丝生母对她着急的丈夫说。“不管狄宁带回什么消息,我们都一定得出发。““那将是个男孩,“布里莎低嚷道,丝毫不掩饰地的失望,“杜垩登家族第11名活着的儿子。““要献家给罗丝女神。“札克纳梵插嘴道,他是这个家族的前任侍父,现在则是担任武技长的重要职位。这个战技高超的黑暗精灵战士似乎对所谓的牺牲很感兴趣,站在和克身边的长子诺梵似乎也是一样。诸梵是家族的长子,除了狄宁之外,在这个家里他不希望有任何的其它的人和他竞争。“根据传统,“布里莎怒目道,红色的双眼似乎迸射出光芒。“协助我们获胜!“锐森不安地变换姿势。“马烈丝主母,“他大胆开口道,“您应该很清楚生产的痛苦这痛苦会不会让您分心——““你胆敢质疑主母?“布里莎刺耳地大吼,毫不迟疑地将手伸向腰间的缠绕着的蛇首鞭。马烈丝主母伸出一只手阻止了她。“你只管战斗就好,“主母对税森说。“让族中的女性来处理这场战斗中重要的事情吧。“锐森的身体摇了摇,视线低垂了下去。狄宁来到了将社正登家族两个矮小石笋塔包围在其中的魔法所制的围栏旁,围栏内的就是杜垩登家的大院。围栏是由世界上最坚硬的精金所制,上百个拿着武器的蜘蛛装饰在其间,每个雕像上都有着致命的咒文和结界。杜垩登家族雄伟的大门是许多其它家族羡慕的对象,但是在目睹了蕈伞群中的壮观建筑之后,再看到自己家寒酸的景象,狄宁只觉得十分失望。他的家园看起来十分平凡,甚至有些光秃秃的;第二层的秘银和精金合金所打造的阳台是个例外,因为那是个保留给家中贵族的地方。阳台上的每个栏杆都刻画着上千组的雕刻,这一切都构成了一个巨大的艺术品。杜垩登家族和魔索布莱城中其它的家族不一样的地方在于他们的建筑大半位在一座洞穴中,而不是孤立在高耸的石柱群中。虽然这种设计易守难攻,但狄宁依旧忍不住希望自己的家园能够再华丽一些。一名兴奋的士兵飞快地打开大门欢迎次子的到来。狄宁一言不发地走过他身边,快步走进大院,意识到有数百个好奇的目光集中在他身上。士兵和奴隶们都知道狄宁今晚的任务和即将到来的战斗有关。没有任何的阶梯通往杜至登家族银色阳台所在的二楼。这种设计也是为了让贵族们不受家中的奴隶和平民骚扰而规划的。黑暗精灵的贵族不需要阶梯,他们与生俱来的能力通过特别进化之后,让他们拥有净空的能力。狄宁在一动念之间就轻松地漂浮起来,落在阳台上。他急冲过拱门,来到长廊中,此地隐约亮着微弱的妖火,让正常的视力可以运作,却又不会干扰夜视能力的使用。走廊尽头的华丽黄铜门标示了他的目的地,他在那边暂停了片刻,等待双眼调适回红外线的光谱。门后的房间和走廊不一样,没有任何的照明。这是高阶女祭司的谒见室,杜安登家族雄伟的神堂。黑暗精灵们牧师的房间根据蜘蛛神后的传统,是不准有光亮出现的地方。当狄宁感觉自己已经准备好之后,他直接推开那扇门,毫不迟疑地挤开两名惊讶的女侍卫,大胆地直接走到主母面前。家族中的三位女儿都眯起眼,瞪着他们大胆猖狂的兄弟。不待准许就闯进来!他知道她们在想什么。莫非今晚要献祭的是他?!虽然狄宁很喜欢测试他身为低等男性的行为极限,但是他可不能忽视维尔娜、玛雅和布巴莎以如同舞步一般的优雅所展露出来的威胁。她们不但比狄宁高大,更花了一辈子的时间练习使用牧师的邪力和武器。牧师法力延伸的蛇首鞭开始兴奋地扰动,期待着即将降下的惩罚。蛇首鞭的握柄是十分朴实的精金所打道,但鞭身和鞭头都是活生生的毒蛇。布里莎的六首蛇鞭更是迫不及待地舞动、推挤着,将自己沿着腰带缠绕成许多结。布里莎一向是最快给予惩罚的人。不过,马烈丝主母似乎对于狄宁的招摇十分欣赏。次子知道他在主母眼中的地位,并已会毫无畏惧,更没有丝毫迟疑的执行她的命令。狄宁从母亲的冷静表情上感到安心,这和他三名姐妹白热的怒气构成强烈的对比。“一切都准备妥当了,“他对她说。“迪佛家族躲在自己的围栏中,当然,只有艾顿还在术士学校中愚蠢地学习着魔法。““你和无面者会过面了吗?“马烈丝主母问道。“学院今晚相当平静,“狄宁回答道,“我们的全面十分顺利。““他同意了约定吗?““文顿。迪佛会照着在我们的计划被处理掉,“狄宁咯咯笑道。然后他记起来为了让计划更加残酷并已满足自己的欲望,他将马烈丝的计划说了一些修改,延迟了艾顿被处死的时间。狄宁的这个念头带起了另外一个想法:罗丝的高价女祭司们特别擅长读心术。“艾顿今晚就会死!“狄宁赶快说,意图在其它人为了细节而探问之前作一个结束。“好极了。“布里莎皱眉道。狄宁松了一口气。“开始融合!“马烈丝主母命令道。四名卓尔族的男性走向前跪在主母和她的女儿们面前:锐森跪在马烈丝面前,札克纳梵跪在布里莎面前,诺梵对玛雅,狄宁对维尔娜。牧师一同吟唱起来,手灵巧地放在每名战士的前额,和他们的情绪融为一体。“你们都知道自己的位置了!“马烈丝主母在仪式结束后说。她因为另一次的胎动而痛得毗牙咧嘴。“上工吧。“不到一个小时之后,札克纳梵和布里莎并肩站在阳台上,俯瞰杜垩登家族的大门。在地面上,由锐森和诺梵所领军的第二和第三大队正忙乱地准备着,穿戴上加热的皮甲和金属片;这些都是为了骗过精灵们对热敏感的双眼用的伪装。狄宁的部队是包括一千名地精奴隶的第一先遣大队,早就出发了。“在今晚之后我们将会名闻遐迩,“布里莎说。“没有人会怀疑排名第十的家族胆敢对抗和迪佛家族一样有力的对手。当我们今晚的血腥工程结束,谣言传开之后,连班瑞家族都会注意到达获创夏斯巴农!“她靠着阳台的栏杆,看着两个大队组成阵形,寂静无声的开拔。两个大队沿着不同的路径前进,穿越过魔索布莱城曲折的道路,最后将会在迪佛家族五个巨大石柱的位置会合。札克纳梵瞄着马烈丝主母长女的背影,一心只想要把匕首刺进她的脊椎。不过,和以前一样,判断力让札克经验丰富的手安分地放在原位。‘你收到了需要的道具吗?“布里莎问道,此时她的态度比有马烈丝主母在身边的时候要尊敬多了。札克只不过是名男子,一个有幸冠上家族名号的平民,这一切只因为他和主母之间有若有似无的夫妻关系,以及他曾经担任过这个家族的诗父。但是,布里莎依旧害怕触怒地。札克是杜玉登家族的武技长,是一名高大强壮的男子,比大多数的女子都要强悍。那些曾经目睹过他战斗时狂暴态势的人都认定他是魔索布莱城中的首席战士。除了担任高阶祭司的布里莎和她母亲之外,加上和克纳梵无人可及的高超剑术,这三者才是杜至登家族成功的基础。札克戴起黑色的兜帽,并且打开腰间的袋子,掏出几枚陶瓷小圆球。布里莎露出邪恶的笑容,缓缓揉搓着纤细的双手。“吉娜菲主母会不高兴的。“她低声道。札克回了她一个同样的笑容,转过身打量着即将出发的士兵。对这名武技长来说,没有什么比杀死黑暗精灵更能够带来满足的,特别是杀死罗丝女神的牧师。“做好准备,“布里莎几分钟之后说。札克把浓密的头发从脸上甩开,僵直地站着,紧紧闭住双眼。布里莎慢慢地掏出法杖,开始吟唱启动这个物品的咒文。她轻触札克的右肩,然后碰碰另外一边的肩膀,最后法杖在他头上停了下来。札克感觉到冰冷的碎片落在他身上,穿透他的衣物和盔甲,甚至直触他的肌肤,直到他身上所有的物品都降到一样的温度为止。札克痛恨这种魔法制造的低温,因为这和他想像中死亡的感觉一样。但是,他也知道,在魔杖低温的影响下,对于幽暗地域靠热感应视物的生物来说,他就像发沉沉的岩石一样,既不引人注意,更难以发现。札克睁开眼,打了个寒颤。他伸出双手试着握了握,确认自己是否还能够拥有足够的灵巧度。他看着布里莎,后者已经陷入了第二个召唤术的失神状态中。这次将会多花一点时间,所以和克靠在墙上,细细的品味眼前这有些危险,却十分让人期待的任务。马烈丝生母把迪佛家族所有的牧师都留给他,这可真是体贴啊!“完成了,“布里莎几分钟之后宣布道。她引着扎克的视线往天空,看往这巨大洞穴不可见的顶端。是札克先注意到了布里莎的杰作,一阵靠近的气流,因为比洞穴的温度要略高,而带着些黄色。这是一股活生生的气流。这个从元素界召唤来的生物,呼啸着飘浮在阳台的外线,忠实地等待着召唤者的命令。札克没有迟疑。他跳进这股气流之中,让它包围着地飘浮在空中。布里莎最后向他敬礼,并且示意召唤来的仆人上路。“战斗顺利!“虽然和克已经消失在空中,她还是对他喊道。随着扭曲的魔索布莱城在他的脚下飞过,札克不禁因为这句无意却十分讽刺的话而咯咯轻笑。她和札克一样都想要迪佛家族的牧师死光,只不过理由无差地别。如果把这切都撇开,札克也会很乐意杀光杜至登家族的牧师的。武技长抽出一把精金打造的利剑,一柄用魔法打造的黑暗精灵宝剑,剑刃不只锋利,更附上了致人于死的咒文。“战斗的确应该要顺利。“他低声说。如果布里莎能够知道有多顺利就好了。

,,河北快3

Powered by 吉林快3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